方千笑。

这儿方千笑。

“纵使世事无常,人道凄凉。也必以千万笑容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悲欢。”

史向:欧古/西联/汉初末

影视:杂史/莎士比亚/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约翰尼德普/漫威/迪士尼

文学:莎士比亚/闻家骅/维克多雨果/柏拉图/卢梭

其他:cats/Tom and Jerry/新三新水浒/斗罗/EXO

【梭泰梭/一发完】恶敌

(发现亚赫好难写啊.....太远久了而且已经几乎没有人能写的比玛丽女士好了【于是推锅】。于是我又搬出了一对绝对雷到死(bu)的cp。)
〔本文cp为卢梭x伏尔泰/伏尔泰x卢梭。戳雷点误入。没什么cp味?x
   向启蒙运动势力跪下道歉x〕
  “但无论如何,伏尔泰和卢梭互相关注着对方,尽管是带着仇视的目光。”
   他们生前便是恶敌,多少年以来,他们都互相侮辱,而在漫长死亡的黯淡漆黑之间,他们却只离着咫尺的距离。
   也许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亲密的人了。
   他是伏尔泰忠诚的门徒。这是卢梭自己说来的。
   “卢梭彻底疯了。这真是极其惋惜的事情。”伏尔泰叹息道。
    也许是宿敌相惜?又亦是其他情感?无人知听闻伏尔泰死讯时,卢梭那是怎么样的反应。而现如今我们只知道,在伏尔泰死去后的一个多月中,卢梭也逝去。这两位启蒙运动的巨匠。一前一后,奔向彼岸。
  他们互相厌恶对方多年,同时却也在对方扎根热爱的城市中对持的。这种巧合,现如今也无从探寻。
  1755年。日内瓦。
  这位平民出生的法国人,在这些许年难耐的与伏尔泰的沉默中,先发制人。他的初衷也许只是表达自己的友好罢。他思虑了几日,便将自己的著作《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寄给了伏尔泰。
   在没有收到回信的日子里,卢梭不知怎的心中溢满了焦急,他曾也是敬佩这个大思想家的。
  “先生,我收到了您的反人类的新著,谨表感谢。”打开信,便是这丝毫不友善的一句话。这种讽刺如同尖刀刃,一下插入卢梭这位不擅长说笑的日内瓦人的心间。“从来没有人用这么多的才智来让我们变得愚蠢;读您的大作让人想爬在地上四足行走。不过,由于我丢掉这个习惯已有六十多年,我遗憾地意识到要重操旧习在我是不可能的了……”也许伏尔泰只是改不掉他那一贯讽刺的作风,或许只是说说笑笑。其实从根本意义上来说,只不过是观念政见不同。但此刻的卢梭只是愤怒着,这两人的尖锐的争斗,也由此拉开了了序幕。
伏尔泰可以确认,从此之后,他们学术和思想上的争斗,便“充实”了他们剩下的大半个人生。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的嘴边仍然是他那惯有的讽刺的弧度。
卢梭至今还深刻地记得,那次市民们为伏尔泰捐款塑造铜像时,卢梭没有丝毫犹豫,嘲笑地向他寄去了两个法朗。
他们的怨恨的路,便不再说了。毕竟燃烧蔓延了多少里路。又误了多少年。
“我恨你,先生。这是你自找的。”
“卢梭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大疯子,一个坏疯子。”
  1778年五月三十。伏尔泰与世长辞。
卢梭接收到这死讯时,便是兴奋的,只是在兴高采烈当中,眼角湿润了。他已经不了解自己了,他认为自己了解世间的一切,而在此刻,仅仅是此刻,那个“迫害”他的人死的时候。他的心中竟然夹带了些落寂。
于是他也跟着去了。
但世人永远也不知道,在那先贤祠里,那不过咫尺之差的两句棺木之间的恩怨了。

-
“格朗太尔!”安灼拉喊道,“快走开,到别处灌酒去。这是陶醉的地方,而不是迷醉的地方。不要玷污街垒!”
这句怒斥在格朗太尔身上产生了奇效,就好像迎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将他浇醒了。他挨着窗口坐下来,臂肘撑在桌子上,以难以描摹的和蔼眼神情望着安灼拉,对他说:
“你知道我信服你。”
“走开。”
“让我在这儿睡一会吧。”
“到别处睡去。”安灼拉嚷道。
然而,格朗太尔那双温柔而惶邃的眼睛始终注视他,答道:
“让我在这儿睡吧....一直睡到我死去。”
安灼拉以藐视的目光端详他:
“格朗太尔,你什么也做不来,信仰,思考,意愿,生和死,统统不行。”
格朗太尔声音严肃地回答:
“走着瞧吧。”

【摘自《悲惨世界》原著
雨果大大你让我十分害怕xxx】

【亚赫/赫亚】灵魂契约

【二】
“那是宙斯孕育的英雄,裴琉斯之子!她的母亲被送上凡人的婚床。而然他现在失去了他的良人。他是多么绝望癫狂!”
不知怎的。在看见这个神明时,他忽的便想起了这话。
这神明年轻且面色祥和,那双眼眸里盛满了温柔,酷似他的爱人凝视着他的样子。
神明向他招了招手,他便痴痴地走到他的面前。
“以万物之主的名义。赐予你良人延续的生命。”
那神明把手轻轻放在他手心。只是没有丝毫重量。
亚历山大抬起头,期望一睹他的真容。却看不清。
那声音在天地间荡开,尾音蔓延在空气间久久不散。
他醒了。
还未睁开眼时眼前便是那人站立于沙场之上,战袍飞扬。
眼角的泪痕未干。他怕一挣开眼,那人的音容笑貌便会破碎,伸出指,却抓不住一丝声息。于是他执意不去看这个世界。
“赫菲斯提昂。赫菲斯提昂。”
“赫菲斯提昂。”亚历山大嘴中不间断地念着这个名字。颤抖的。小心翼翼的。
忽的他感到有人在触碰他。熟悉的触感从裸露的手臂传来。他猛然一惊,立刻便睁开双眼.....
.....此刻他再不是那个二十六岁便征服了半个世界的年轻英雄,不是那个举足轻重战无不胜的马其顿国王。只是一个丢失珍宝却又复回的热泪盈眶的孩子。
他回来了。亚历山大笑了。他的赫菲斯提昂,没有死。
没有任何多余的犹豫,亚历山大紧紧拥抱住这个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他温暖的泪,滴落在赫菲斯提昂的肩头。赫菲斯提昂微张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竟没有说。他用他冰冷的身着战袍的身躯紧紧抱住这个止不住泪的帝王。
他记得他们曾经的相遇,他们还都是男孩的时候,赫菲斯提昂就用柔和而坚定的目光注视着他,在那人群中。多少个梦里,那双眸让他时时受着鼓舞,让他不停下脚步地前进,所以无论敌人是否强大,是否有千军万马。他都不怕,他唯一害怕的,就是失去他的赫菲斯提昂。
而现在,那双眼睛的主人再次用他那深深印刻在亚历山大心中的目光注视。
当巴勾鄂斯和亚历山大手下几个亲密的将领带着晚餐即将进入亚历山大的室房时,他们看到他们的君王直直地坐在床头,脸上露着笑容,直视着空气的一边,低声说些什么。
亚历山大注意到了站在室房门旁的几个人,欣喜地说:“你们都进来吧。他并没有死。”
巴勾鄂斯紧紧篡住双手。其他几个将领也无奈地叹息:他们的君王疯了。
亚历山大直愣愣地看着这群为赫菲斯提昂的存在没有感到丝毫惊异的人,微微皱起眉。
巴勾鄂斯突然想起,那天亚历山大刚刚看见赫菲斯提昂的遗体时的平静,看见周围人的哀伤却没有任何反应。想一个听了谎言却不受欺骗的孩子。
他没有相信他的死亡——其实是不敢直视。
他们看不见他吗?亚历山大黯然了面色。赫菲斯提昂仍然在凝视他,只是目光间蕴含了哀伤。
“神明怜悯我。使谴我回来几日。与你做最后的道别。”赫菲斯提昂终是开了口,声音略显沙哑,“我将一天天变得透明,直至消散。除你之外,无人能见我。”他紧紧握住亚历山大的手。
亚历山大似乎终于看见了他的死亡,爆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仿佛这么多年的伤口一同发出了声音。
如若你成为神祇,便能得到永生了吧。他想。
他下了床榻。对着站立着的几人说,说他明日就宣布赫菲斯提昂为神祇,如若不能,那么他宁愿放弃自己的神祇。
“你必将永生。”亚历山大握紧赫菲斯提昂的手,充满期待和欢喜。赫菲斯提昂只是摇了摇头。
-持续-

【亚赫/赫亚】灵魂契约

(尽力不ooc 非史向bu 一上来就来一个冷时代系列x贴吧撸否两边发 辣鸡文无所畏惧)
@Francis lensherr
【一】
我爱他胜过所有的伙伴,甚至超过对自己的性命身家。——《荷马史诗》第十八卷
他站在山峰之上,这里曾经极乐飞扬,那比众神的生命更美好。而如今,他颤抖着,哭的像个绝望的孩童。他甚至无法感觉的到悲痛。
天逐渐暗了,太阳真真正正坠下地平线时。他看不见。
山顶没有一丝光芒,只剩下无尽的寒气,从他的心头浸入。
“亚历山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童年的那个日落之际,山间树林火光通明。赫菲斯提昂握紧他的手,以他一贯温柔缓慢的语调承诺。
真当如此吗?那么你现在去向何方了?是冥王哈迪斯将你收入阴暗的地府了么?那里定然冰冷的刺骨罢。想到这,他的泪便又流了。
<<<
亚历山大颤巍巍地在柔软的床榻上醒来。便是翌日了。
睁开眼,宦臣巴勾鄂斯紧紧抓着他的手。脸上是忏悔的神色。
他也许没有死。亚历山大对自己说到。这也许只是一场黄粱梦。
而巴勾鄂斯却开始赞美逝者,赞美他的一切英勇事迹和美好品德。
亚历山大定定地看着他:“你为他致哀了。”
巴勾鄂斯愣住了。随后便不再发出声音。
亚历山大坐起来。俯下身对跪在床边的巴勾鄂斯说:“他没有死。你知道么,他没有死。我看得见他。”
巴勾鄂斯似乎悲恸,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说。他应是惊异于这位横扫半个世界君王的癫狂。
“你出去一会罢。”
外头传来陆陆续续的哀悼声。可亚历山大听不见。他突然的想起了那个从冥河走向光明的英雄阿喀琉斯【古希腊神话中的人类英雄。母亲是海洋女神。特洛伊战争的主角。亚历山大一生崇拜的人。】失去帕特罗克洛斯时是否比他现在更加绝望和疯狂。
巴勾鄂斯以一种难言的复杂的眼神看着他。随后转身出去了。
亚历山大转身面对着墙。他看见了他挚爱的雕像,他冲着他微笑。
他的泪又止不住了。眼前模模糊糊看不清一切,竟然猛的出现了白光。
光芒刺激了他的眼。他竟置身于云雾之间。缥缈而虚妄。
一个神明冲着他微笑。

一只查理二世
初入欧洲史圈 冷的瑟瑟发抖